综合性教育资源中心:

性与残疾

关于性与残疾,你应该知道的其实只有一件事:

残疾人士也有性。

除此以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定论可以说了。

“残疾”一词包括了非常广泛的各种情况——身体残疾,如脊柱裂;知觉残疾,如失明;“隐形残疾”,如癫痫症;发展性残疾,如唐氏综合症;精神残疾,如精神分裂症……还可以列出许多其他类型。有的人出生的时候已经残疾,有的人是后来获得的。其实,大多数人如果活得够长,在死亡前总会获得某种残疾。有些残疾非常轻微,不会影响日常生活,有些残疾则很严重,需要随时照料和帮助。

因此,对残疾人士的状况很难一概而论。实际上,残疾人群的共同点之一,就是需要面对来自别人的偏见和歧视。

一个普遍的偏见就是:残疾人不具有性属性。我们在媒体上看到的残疾人形象往往是可怜的,或者是孩子气的。甚至本该是积极的残疾人形象也会起同样的误导作用:“圣洁的”或者“英雄的”残疾人似乎不应该有“渴望爱和性”的一面。

当然,有部分残疾人,也有部分没有残疾的人,选择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或者一生都保持独身。而某些状况如抑郁症或者慢性疲劳综合症,会降低对性爱的兴趣,至少会产生暂时的影响。但是,有残疾并不会神奇地打消一个人的性欲。我们残疾人也像其他人一样有着性欲和性需要。我们像所有人一样具有性属性。

另一个普遍的偏见是,如果残疾人确实有性欲,那也只能一辈子承受孤单和饥渴,因为残疾人“没有能力做爱”,或者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和残疾人发生性关系。

那个?

许多残疾人非常讨厌听到类似这样的问题:“哦,你能那个吗?”说到“那个”,就是在指阴道性交。

首先,就像没有残疾的人一样,残疾人中也有同性恋,女同性恋或者双性恋者,所以阴道性交不一定是他们感兴趣的。其次,很多人(不论是否残疾)认为阴道性交并不是最好的或者最令人愉快的性行为方式。

在某些情况下,有些残疾的情况可能会使性事变得很困难或者让人不满足。例如,脊椎损伤或者糖尿病神经病变会降低一个人的性器官的感觉,或者影响男性的勃起功能。但是,仔细浏览过本网站的人应该知道,除了阴道性交以外还有很多性爱的实现方式,请点击此处查看我们关于性爱的定义。

如果你有某种残疾,那么在与爱侣共享性爱的时候,你们可能需要做出一些调适,但通常也很简单——只要你能好好沟通,再加上一点想象力(如果你还做不到这两点,那就不该急于发生性关系)。有听觉障碍的人,也许需要在性爱的过程中开着灯,方便或者与对方进行读唇沟通或手语沟通。骨关节或者背部有问题的人,可能会觉得某种性爱姿势不舒服或者很累。一般而言,最重要的是告诉对方你的身体如何运作。例如,告诉对方某些药物的副作用会让你难以达到性高潮,或者提醒对方,有时候你会痉挛或者肌肉抽筋。

了解更多有关具体的肢体障碍如何影响性爱,请阅读《性与各种肢体残疾》

当然,就像所有人一样,残疾人应该采取安全的性爱,采取避孕措施。这个道理很明显,但是有的人可能没想到,残疾人也会怀孕,会得性病。在某些情况下,有些残疾会影响你进行安全的性爱和采用避孕措施。例如,有的医生认为有血液循环不良或者行动不便的女性不应该服用口服避孕药,因为口服避孕药会提高产生血栓、破坏和阻塞动静脉的风险。许多有脊柱裂的人对橡胶过敏,所以应该使用非橡胶制作的安全套保障性安全。

找对象

残疾人有时候难以找到性伴侣。如果聚会场所没有无障碍设施,残疾人就很难参加。偏见则是另一重障碍,特别是在青少年时期——这一年龄阶段的约会通常是为了证明自己受欢迎,而不是为了寻找适合自己的人。不幸的是,即使到了成年,有些没有残疾的人也不会考虑找一位残疾人做伴侣。那是他们的损失。

但是,也有很多人不这么看。与媒体宣扬的观念不一样,在实际生活中,魅力和性感与身材是否“完美”、是不是“正常”人完全无关。如果你喜欢上某人灿烂的笑容和幽默感,那么这个人是否坐着轮椅就微不足道了。

最后的思考

有时候,残疾在性爱方面也可以成为一个积极的优势。怎么才能转变成优势呢?你需要学会如何沟通,事先说清楚什么对你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你需要变得灵活和有创意,去改变那些所谓标准的“程式”。而且,你应该关注你们最适合什么,而不是固执于“正常的”是什么,或者“应该”如何做爱。

这些,就是每个人享受性快乐的真正秘密——不论是否有残疾。

 

授权改编自《No Big Deal: Sex & Disability》,作者Clare Sainsbury,原文刊登于www.scarleteen.com

回到页首

© 2018 广州市越秀区爱成长教育支持中心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